首页 >> 校园文化 >> 星桥杂志 >> 详细内容
 
星桥杂志 >> 正文
过后
日期:2016-11-01 10:15:12  发布人:admintw  浏览量:114

那是晚夏的晨初,旧铁皮拉扯着天际,全然不顾车厢人的颠簸,使着劲飞向故乡。匆匆而过的风景,编织着人们各自的故事。<?xml:namespace prefix = "o" />

区别于昨日,宛如新生的一个世界。凝在耳边的一滴点悲哀,微微的嘴角笑出了泪花,固执的回想,任它思绪漫长。

陌生的街角,没有了流浪的诗人,和他们吟唱着悲喜相许的人生。白色的月光映不出寒冷的六弦,少年开始了挣扎,他像诗里说的一样行走远方,忍着疼痛,耐着孤寂,尽管面对四壁。虽说曾经陷入漆黑的夜里,现在依然可以睡到天明,他说不爱了曾经美丽的姑娘。

一如那年少时光,从前轻狂,而今善忘。他说现在泥土都芬芳,花开在青苔边上。邻家那听着民谣的小孩,夜里喃喃自语地擦拭他脏了的诗。这一刻的孤独近在咫尺,但愿窗边还落不下秋雨。转眼间理想三旬,刻出的纹络较之手掌不太一样,他不再虚设远方,回头张望,找寻暮色下的聚散别离。小时想去的地方现已被风声吹送到这,动情处的诗篇,往返无声。

昨夜烟尘悲欣交集,深情聚在纸上,孤独后日头虚晃,故往如常。

 

城轨1402班王志嘉

 

点击数:114收藏本页